克莎小役

克莎小役

(序)

  美嘉丝的双月刚刚落下,初升的太阳便把柔和的阳光洒在早起的步兵身上,步兵们一边迈着整齐的步伐,一边用羡慕的眼光望着马上披着大氅的神俊骑士,当步兵们的目光望到一个身着黄色战甲的骑士,眼里中却多了一丝敬意,步伐也加快了稍许。  那名骑士正用双腿熟练地操纵着战马,右手举着指挥刀,不时大声地下着命令。再仔细一看,只见他一头银色的短发,一张削瘦而有力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炯炯有神的双目不时望向远方,把一望无际的森林映入视野。  “您好!奥里斯队官!”听到银铃般的好听声音,这位名为奥里斯的青年军官急忙回过头去,行个军礼,向发声人躬身道:“艾蒂玛法骑士长!您好!”  发声人是位军中极少见的美貌女骑士,年约二十一二岁,一张皎好的玉脸正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如同宝石般的蓝色眼珠顾盼生辉,挺直的琼鼻,动人的红唇如果吻起来肯定是无比柔软温暖,一头飘洒的碧绿色长发披在肩后,修长白皙的玉颈,金色的战甲把少女的完美躯体完全隐藏起来,不过想必也是玲珑有致,只要看看那握着长刀的无瑕玉手就知道了。  事实上,艾蒂玛法并非是一名军人,她隶属于光之圣殿的神圣骑士团,光之圣殿侍奉的是帕提亚三神之一的光之女神,在国内地位十分超然,而且与外表不同,这位美貌骑士可是拥有上位骑士的称号。  只是艾蒂玛法的脸上明显带着几分怒意,奥里斯可无从知道自己在哪里得罪了这位上位女骑士,收刀入鞘,停下马来,问道:“上神保佑,祭师阁下一切可好?”  “谢谢您的好意,祭师阁下一切都好!我只是不明白,上神为什么会让他的骑士在烈日下进行毫无意义的重复工作?”  听完女骑士长的埋怨,奥里斯态度显得不卑不亢:“对不起,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是指进行搜索的骑士吗?那是为了我们能获得伟大的胜利啊!难道让我们用步兵去侦察吗?”  说话间奥里斯将目光落到远方的数个身影,那正是在前方搜索的神圣骑士。虽然有“神圣”之名,但是基于过去的惨痛教训,正规军出身的奥里斯对于这些新丁的战力并未抱太大的希望,但本着物尽其用的想法,至少作为游骑斥候还是相当尽职尽责。  但奥里斯的解释并未能获得艾蒂玛法的同情,只见她眼晴一睁,大声说道:“上神的骑士应当用于与邪恶决战的关健时刻,而不是这种毫无意义的重复工作。”  听了女骑士长的一番话,一路经过的骑士纷纷暗暗点头,但这对脸皮甚厚的步兵队官不起作用,虽说这次护运的神圣骑士足足有五十之数,但这批狂热有余却头脑简单的骑士在战场上往往不堪一击,因此奥里斯在心里早已不把他们作为有效战力对待,只见他眼睛一转,挤出一张笑脸说道:“我是指挥官,我认为情报工作正是最神圣的职责,我正将神圣骑士用于最关健的地方!”  没有想像中的效果,反而只见她粉脸含怒,大声说道:“那我哥哥是骑兵队官,为什么要听你这个步兵队官?”  “因为我是指挥官!明白了没有?”  奥里斯终于明白了小妮子兴师问罪的缘由,虽然骑兵队官要高过步兵队官半级,但奥里斯本人的身份可不止是一个步兵队官。  事实上,在红叶军团的花名册上,曾任过统带之职的奥里斯的正式军职可是最精锐的第一营副统带兼首列队官,是继任第一营统带的不二人选,地位甚至与其它各营的统带相当。  这次护运任务,按照常规来说,至少需要步兵两营进行护卫,但督军大人手头兵力紧张,五个营的兵力原本就不敷使用,哪能再抽调两营出来,最后反复考虑,只好让全军团中最剽悍能战的奥里斯指挥久经沙场的三队步兵进行护运。  此次参加护运的箭手队、轻步兵队、重步兵队非但齐装满员,而且特意从其它队中抽调不少老兵,使总兵力达到近四百人,加上护运的神圣骑士和神殿卫士,总兵力达到近六百人。  听到奥里斯的答案,艾蒂玛法当然不满意,正欲发动,一张俏脸从一旁经过的马车帘子中伸出,伴随着银铃般的笑声后是同样好听的声音:“艾蒂,怎么又和人吵架了?”  艾蒂玛法的语气明显软了下去,朝那张俏脸说道:“没有,我正和队官大人探讨一下指挥问题,您说是不是啊,奥里斯!”  奥里斯微微一笑,客客气气地行了个军礼:“医师大人!您好!下官正和骑士长讨论……”  作为军人,什么人都可以得罪,但医师是绝对不能得罪,哪个人在战场上没有个三长两短,万一医师不给治疗的话,或者在治疗中弄点手脚,那就要惨了。  在说话的时候,帘子中又露出一张清丽粉脸,只听见这张清丽粉脸用冷冰冰的声音说道:“娜塔莎,不要多管闲事!”  一身牧师服说明了她的职业,不要被清丽脱俗的粉脸所迷惑,这位名为梅丽的上位神圣牧师可是拥有相当强的能力,光看他把娜塔莎吃的死死就可以知道。因此娜塔莎拼命摇动玉首,大声说道:“不是了!”顿时蓝色的短发如同大海中的波浪一般飘动,一双晶莹的眼晴在闪动中显得动人之极,一双纤细的巧手更是胸前连续挥动,表示否认,完全说明了主人的活力过人。  “西富尔人!西富尔人!”正想再对牧师和医师美言几句,前面听到斥候骑兵的尖叫,奥里斯没有时间再理艾蒂玛法,催动战马,飞奔到队列最前方,高呼道:“不要慌!准备战斗!”  在军官们的指挥下,红叶军团的老兵以重步兵为轴心,已经结成圆形防御,少量斥候则攀上两侧的小山,以防敌军的迂回袭击,一切显得井然有序,比之神殿卫士的混乱无序完全有着天壤之别,唯有一干神圣骑士在匆忙中整理好队形,眼中则充满着狂热的目光,举起骑枪跃跃欲试,为神殿捡回一点面子。  在已方的前进方向,大约四法罗外,一面蓝色的西富尔战旗下,出现近百名西富尔战士,小半赤着上身,其余披着皮甲,面对突然出现的敌军,他们的表现比神殿卫士有过之而无不及,完全显得茫然无措,可以看出敌军的指挥官正拼命整理队形。  在思索间,神圣骑士中为首的英俊骑士长已是高呼一声,战刀划过美丽的弧线,右手已拉下护面,大叫:“骑兵队!突击!”一干骑兵高举起黑色的骑枪,准备驱动战马发动冲锋。  “停!”冰冷之至的声音在骑兵身后响后,紧接着又是这个声音高呼道:“全军撤退!成品字战斗队形交替掩护!目标……克莎哨所……全军准备!”  长相俊美的骑士长听到这个声音,怒气冲冲地转过头,朝着发布命令的上位者叫道:“奥里斯阁下,我请求带骑兵队消灭这批野蛮人!”  只是奥里斯原来面带微笑的面孔此时已充满了威严,他极为严厉地喝道:“骑兵队撤退!”  “就这点野蛮人,我们骑兵队就能消灭他们!”  “我的使命只是保护祭师阁下!格莱恩队官!服从命令!”  奥里斯在言语之间同样身经百战,在声色俱厉的攻势之下,格莱恩被迫做出让步,行个军礼后,不甘心地道:“服从命令!可这点野蛮人…”  奥里斯的嘴角不由带上一丝讽刺的冷笑:野蛮人?只有他们这些在边境上与敌人屡番血战的军人,才会明白西尔富人的进步之神速,西富尔人绝对是可怕却又值得尊敬的对手。  急促的蹄声打断了他的思路,紧跟着是一阵怒骂:“为什么不进攻?”说话的正是刚和自己吵过一架的女骑士长,奥里斯无空理会艾蒂玛法的斥责,大声叫喊着,不时挥动双手,迅疾把整个队伍由行军纵队整理成战斗队形,乱成一团的神殿卫士也都站好队列准备战斗,而此时对面的西富尔仍处于混乱之中,虽然前排已整理好了战斗队形。  这时候艾蒂玛法已驱动战马来到格莱恩的身前,问道:“哥哥!为什么不冲锋!不要理这种胆小鬼!看我去将……”  话音未落,只听见“哼”的一声冷笑,空气中已充满了凛厉的杀气,紧跟着冰冷到骨子的语气:“艾蒂玛法骑士长,请回到你的位置去,格莱恩队官,请管好你妹妹!”  艾蒂玛法只觉空中到处弥漫着危险的气息,特别是看到奥里斯手中寒光闪闪的长型战刀,躲藏在战甲后的玉体不由略微颤抖了几下,才一咬下唇,问道:“难道阁下害怕这些野蛮人吗?只有半个中队的兵力……”  没等奥里斯回话,格莱恩道:“艾蒂,回祭师阁下身边去,奥里斯大人,我这个妹妹素来……”  艾蒂玛法一咬银牙,一转身便驱动战马就往回走,脸上充满了怒气。  被她的怒气吓倒,两边的步兵纷纷让开,这时只听一种带着磁性的声音在她身边说道:“这是因为……在迷雾森林,不会出现少于一联队的西富尔人……”  艾蒂玛法停下马儿,望了眼发声人,这是一位同样骑着战马的男性军官,相貌虽无人过人之处,但这丝毫不能掩盖他的精明干练,只是这位刚刚由轻步兵转职的骑兵,骑术并不精湛,马儿正企图不安分地乱跑,问道:“明特队官阁下,你是说……”  明特点点了头,正欲发言,此时神情一变,目中却完全充满了惊异之色,直把眼光落在了远处。                

(一)

  艾蒂玛法见状,也朝明特目光落处扫了一眼,竟不由“啊”的一声惊呼。  远处的山路上竟突然多了无数身影,绿色的战旗飞扬,至少有数百之众,而且后继敌军正源源不断。  还没有等艾蒂玛法反应过来,奥里斯已大骂一声:“该死的!”右手紧握战刀,高呼道:“全军撤退,重步兵队!”  重步兵们先用右脚在地面上重重踩了下,发出一阵整齐的足音,然后齐声回应奥里斯:“在!”  “重步兵断后,轻步兵前队,箭手队居中,骑兵负责策应,让上神的车队和卫士先走!”稍停了停,奥里斯望了眼重步兵整齐的阵列,用洪亮的语气赞道:“你们是最棒的!”  重步兵们举起巨大的战盾,齐声发出欢呼,此时远处的西富尔人又多出了数百身影,竟不下千人,而距已方约莫四法罗远的半个中队敌军,亦整理好队形,狂奔而来,企图对已方展开追击。  一条绵长的人流在林间逐渐加快速度,有的人开始了一阵小跑,不过在奥里斯和另两位队官的老辣手腕指挥下,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队形丝毫不乱,而追击的半个中队西富尔人在狂奔中,队形已经逐渐拉开,只是后方的大队敌军越来越多,不过片刻功夫,石路上竟多了一千五六百人,足足两个大队的兵力,一齐向已方追来,幸亏相距约有十法罗之远,一时半会难以追上。  奥里斯则亲自率领重步兵押后掩护,全身银甲的战士呈品字队形交替掩护,队形开始虽有些凌乱,但在奥里斯的指挥下,很快恢复了正常。  作为尖兵的西富尔人越跑越快,做为山地的子民,西富尔军中从来不缺长跑的健将。最快的敌军已距后队只有二百法桑不到,重步兵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西富尔不时喘着气的脸,至于队形,早已拉成长达几近二法罗的长龙。  奥里斯默然不语,只有锐利的眼神紧盯着西富尔人,猛地一点头,回头问道:“可以了吗?”  他身后的一位女性军官以冷漠的语气给予肯定的回答:“可以了!”  奥里斯举起左手,大力挥动,竭力叫道:“停!停!停!”  他身后的那位女士亦用尖利的声音叫道:“箭手队!停!停!停!”而在队伍的前方,轻步兵队的明特队官亦做出同样表示,唯独负责策应的神圣骑士好久才反应过来。  在最初的片刻混乱之后,后队改前队的重步兵树立起巨大的战盾,而箭手队在那名女军官的指挥下,将弓箭插在地上,然后朝着天空拉开了长弓,轻步兵则负责保护两翼。奥里斯则骑着战马位于重步兵之前,左手紧握战刀,目光坚毅,身子挺得笔直,短短的银发随着微风拂动,说不尽的英姿飒爽,就连艾蒂玛法看着他的身形,也觉得他没有那么讨厌。  追击的西富尔人靠着惯性,只是前队稍微放慢整理了一下,整个尖兵队仍然高速追来。  见敌军前队已进入长弓的射程,奥里斯大叫:“梅利!箭手队准备!放!”  弓箭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后,在飞奔的敌军中绽放出相当数量的血花,但堪称悍勇的西尔富人丝毫不惧,在发出急促的惨叫之后继续飞奔,甚至有通身是血的西富尔战士,根本不理会插在身上的箭矢,高举着双手斧,冲向帕提亚军的阵营。  看到这一切,艾蒂玛法硬是强忍着恶心的感觉,不由想出:“果然是蛮族!真的好悍勇!”  箭手队的战果不错,西富尔人前队的三十多名战士已有将近半数化为冰冷的尸体,但这时他们亦冲到离帕提亚前阵约二十法桑的地方,一些战士扔出了随身的短斧,但战果不大,大部分落在战盾之上,发出响亮的“锵锵锵”之声。  而最前方的奥里斯亦成了重点攻击对象,三把战斧飞向奥里斯,奥里斯却只是微微一笑,原地不动,两把短斧后劲不足,落到战马前方,另一把短斧,直朝奥里斯飞去,只见奥里斯右手一抄,已握到短斧柄,用力回掷,正中一名敌兵头部。  “乌拉!”看到上位者的杰出表现,官兵齐声发出衷心的赞语,士气更加高昂,艾蒂玛法在发出赞叹的时候,甚至听到一阵鼓掌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娜塔莎正从马车探出头来,一双小手在空气中不时挥动,为奥里斯加油喝彩。  “呯!呯!呯!”西富尔人依然不顾伤亡发起冲击,前排重步兵的战盾上迸发出接连不断的火星,紧接着是短促的惨叫声,后排的重步兵熟练地把长枪捅入西富尔人的身体。  前排的奥里斯仍是西富尔人的重点照顾对象,两个手持双手斧的战士直冲他马前,重大的战斧带着金色的光泽在空中划过。奥里斯策马向前,然后稍向左一拨马头,避开战斧的攻击,紧接着战刀向左劈出,没入一名敌军胸中,那名敌军挣扎了几下,终于无力地倒下,胸前涌出的鲜血喷了奥里斯一身,连银色的短发也粘上了一点血丝。  奥里斯动作却毫不停滞,拔出战刀,向右又是一挑,直接刺入一名敌军的喉咙,然后停下战马。这时,在前队的自我牺牲之下,多达四十之数的后继敌军也冲至距已方约莫十多法桑的地方,奥里斯将尽是鲜血的战刀放在肩上,然后用力一挥,几滴血珠从战刀落下,滴在地上,高呼道:“突击!”  “梅塞里!”红叶的老兵一边高呼,一边熟练转成锥形阵,朝着西富尔人冲出。两条人龙瞬间撞击在一起,在一阵紧密的金铁交声鸣之后,双方的阵营都传出了悲鸣声,西富尔人的阵营瞬间倒下近十具的尸体,红叶军团这边也有个位的伤亡。  随后双翼的轻步兵亦投入战斗,造成了西富尔人的大量失血,几名西富尔人竭力攻击一名前排的重步兵,巨大的战斧接连落在那名重步兵的身上,那名重步兵“嗯”地一声,战盾缓缓落下,一只手用力抽出腰刀的短刀,拼命一掷,正中一名西富尔人胸前,紧接着再也支持不住了,向前扑倒,发出沉闷的坠地声。  完美的防线被破开,西富尔人的惊喜只维持了瞬间,当他正欲冲入帕提亚的前阵,却发现缺口处已多了一名银发军官,正是奥里斯策马及时补位,战刀熟练地连续挥动,帮助死神收割廉价的人命。  一名西富尔人双手挥动短斧,正欲冲向帕提亚本阵,却猛地发现四周都沉寂了下来,只听到一阵一阵的喘气声,仔细一看,地上正倒着数十具已方的尸体,破碎的兵器、旗帜、战甲随处都是,战场已方只剩下自己一人,那人全力叫了一声,挥动双斧又冲了上来,这时箭手队一名女性弓骑兵军官拉动了弓弦,弦声方响,他的咙喉已多了一只箭。  一旁的神圣骑士眼瞪目呆地望着这一切,西富尔人的悍勇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但红叶军团的能战也是神圣骑士所不能想象的,这时奥里斯向身后的一名女性弓骑兵军官道:“梅丽,护送队暂时由你指挥!”  那名叫梅丽的队官行了个优雅的军礼:“是的,阁下!”  奥里斯还以同样优雅的军礼,然后对神圣骑士大声说道:“以上神的名义!神的骑士!请随我来!”  “我也去!”这一仗令艾蒂玛法对奥里斯的看法大为改观,非但能战骁勇,而且在敌军阵前气定神闲,从容不迫,是真正身经百战的人物,绝非只会夸夸其谈的胆小鬼。  奥里斯点点头,柔声道:“好吧!自己小心点!”  两人相处多日,艾蒂玛法还是首次听闻奥里斯以这种语气说法,脸不知为何一红,连忙策马跟上去。  奥里斯率着一众神圣骑士追击剩余的西富尔尖兵,或击杀或驱赶,不多时,原来的二十余名残军便损失过半,奥里斯还生俘一名小队长,让两名神圣骑士押回来。但追至西富尔大队前阵大约四法罗的地方,便不再追击了,只是不时派几名骑兵干扰一下西富尔的的队形。  而西富尔大队原来也拉成了一条数法罗长的长龙,但震于尖兵分散被歼的教训,开始整理队形,再加上奥里斯的干扰,这一来前进速度就不由慢了下来,和帕提亚后队的距离也被拉长至十二、三法罗,一时间无法追上。  “格莱恩,你的骑士干得真漂亮!全军后撤!目标!克莎哨所!”发出预想之中的赞美,奥里斯也有意想之外的收获,和想象之中不同,这队神圣骑士的骑术相当娴熟,是一支可信的战力。  受到赞美的格莱恩答道:“您过奖了!阁下的指挥非常好!”对于奥里斯在战斗的上佳表现,他同样不能视若未见。  一边的美女骑士则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克莎哨所,那是哪里?”  约半个小时后,走在队伍最前方的奥里斯指着前方,说道:“艾蒂,转过那个弯道就是克莎哨所了,那可是……”  半个小时的相处,使奥里斯对艾蒂玛法的称呼已升级为呢称“艾蒂”,只是正当奥里斯正意发奋发,欲在美人面前有所表现的时候,眼睛突地一亮,左手猛地抽出战刀,大声叫道:“有情况!准备战斗!”  正说着,迎面的春风已传来阵阵跑动声、叫骂声、狂叫声,连绵不断,隐约可以听见其中有西富尔人的声音。 “有一种怨恨,既不是记在脑海里,也不是刻在心中,更不是溶于血液之中……”  “而是印在灵魂之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