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

基地

基地(之一)

“叛乱,又是叛乱。”爱丽丝从办公桌前抬起身来,听到副官薛小 的口头报告。两个小时以前,从战区情报部发来的卫星照片显示,距离城市5公里的地方有可疑车辆和人员出没。爱丽丝立刻要求情报处核查。根据无人驾驶飞机传回的图像,有大约120~150人携带武器,包括导弹,聚集在从林里,显然是等待天黑。“让丹那去办吧!”爱丽丝悠悠地说道。只有100多人,并不难办,只要10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就能轻而易举地全歼。丹那是直属支队的长官,是一个活泼可爱的美国姑娘,有黑人的血统。此时直属支队的营房里,正在开舞会。可以容纳16人的营房热火朝天,弹吉他的、吹口琴的、敲鼓的、叫喊的、跳舞的,乱成一团。列兵曲娟爬上自己的床,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支口红,又加入到跳舞的人群里,便扭动屁股,边胡乱涂抹着自己的双唇。“嘿!吻一个。”一个健壮的小夥子笑着把脸凑过来,曲娟抱住小夥子的头,狠狠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一个大红唇印留在脸上。一双手从後面抱住了曲娟∶“和我跳舞!”曲娟回头,见是睡在她右侧床位的马良,欢笑着答应。正好这时舞曲换了,两人跳起来,曲娟双手吊在小夥子的脖子上,在男人的胸膛上伏着,随着乐曲扭动。正处在青春活泼的年龄,和异性的接触虽然不少,但仍让人怦然心动。曲娟的脸渐渐有些发烫,仰起头来看,却见小夥子正含笑望着他,她把双唇送上去,立刻粘在了一起。一阵销魂的长吻之後,只听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原来大家都在看着他们。“噢!亲亲我,可爱的小宝贝。”开心果乌言腆着脸凑过来,曲娟大大方方地捧住乌言的脸,嘴对嘴深深地吻了一口,“哇!”乌言故作陶醉状,向後倒在殷红的怀里,给殷红娇笑着推开。“立正!”执星官大声喊道,房间里立刻鸦雀无声。丹那表情严肃地走进来∶“紧急作战任务,十分钟後出发!”战士门飞快地脱下全身衣服,迅速地换上全套作战服装,在枪架上取下“先进突击步枪”,冲到外面。列队完毕,值星官命令登机,队员鱼贯登上3架“火奴鲁鲁”直升机。缚紧安全带,曲娟拉下护目镜,开始全神贯注地阅读此次行动的有关资料∶“曲娟中尉,你的分队担任主攻,邢建分队担任火力支援,邦特分队警戒。”十分钟後,曲娟已经制定出一个简单的计划,并很快通过指挥系统传给了丹那,丹那批准了计划,计划迅速传递到每个队员的护目镜上。现在有一架无人驾驶的“蝙蝠”无人机正在目标上盘旋,敌人已经分散待在森林里,要把他们一个个找出实在是不容易,系统现在标定了85人的位置,也就是说至少有25人不知道在何处。直升机在距离敌人五公里的一个山丘降下来,邦特分队开始挖掘掩体,准备截击可能从此逃窜的敌人和任何增援,邢建和曲娟率领部队开始向敌人靠拢。下午的森林里仍然很凉爽,只是荆棘遍地,很难走,万康手持砍刀在前面开路,队伍无声无息的向前,只有踩断树枝的声响。“敌人中有女性!”支队执行官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大约4~5人。”“距离还有1800米。”曲娟的护目镜上已经可以显示出远处的红点,“进入冲击阵地!”曲娟小声发出自己的命令。12人悄无声息的利用地形掩蔽自己,设好阵地。这时,邢建分队也到了,在他们阵地的前方建立了自己的阵地。曲娟的小队离开阵地,向前移动,由於随时会和敌人遭遇,战士们都子弹上膛,全神贯注,成战斗队形前进。没有任何意外,顺利地到了距离敌人仅有500米的地方,外围的游动哨都看得清清楚楚。曲娟发出命令,部队在从林里隐身。郝乾珲仰面朝天躺在草丛里,舒展疲劳的筋骨。他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老战士了,虽然他只有26岁,但是军龄已经有10年了,他没有得到提升,是因为他对於军官的职位不感兴趣。而且他太喜欢女人了,几次因为强奸受到处分,上一次就是因为强奸了一位女学生而被处罚。但是曲娟很看中郝乾珲,让他担任突击组的组长。曲娟弯着腰来到他前面,靠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郝乾珲望了她一眼。曲娟已经习惯了他这种色迷迷的眼光,不在意地说∶“你们一定要尽快冲到帐篷,估计那里可能有敌人的首脑,尽量生擒。”郝乾珲把手放到曲娟的大腿上,曲娟不知道给多少男人玩过,自然不在意,只是在战斗前的动作让她无法习惯。郝乾珲的手段很高明,令曲娟不禁想到了和她上床的情景,禁不住浑身一颤。郝乾珲显然误会了她的意思,开始在她的腿上抚摸起来,渐渐移动到她的两腿之间,曲娟闭上了眼睛。男人的抚弄已经在她的身上引起了某种反应,她任由自己被男人拉过去,搂在怀里。郝乾珲越抱越紧,曲娟驯服地任由郝乾珲解开她衬衫上的钮扣,平常大方的她,现在紧闭着双眼,身体有点微微颤动,呈现了属於年轻少女的羞腼的一面。郝乾珲亲着她的嘴、脸,对她的耳朵轻轻吹气。她似乎难以抗拒这温柔的攻势,原本紧张而僵硬的身体慢慢柔软了下来┅┅郝乾珲将手轻轻伸入她的领口,她阖起了双眼,火光映在她绯红的双颊,明艳不可方物。郝乾珲轻轻把玩着她的乳房,她身体微颤,似乎陶醉於郝乾珲的爱抚。郝乾珲低下头去,双唇盖上了她的樱唇,一阵触电似的感觉从她舌尖,伴随着津液一阵阵传来,郝乾珲全身也发颤起来。郝乾珲解开曲娟的衣扣,胸部整个展露在眼前,郝乾珲轻轻地抚摸着两个乳房,像水蜜桃般娇艳欲滴,两颗娇滴滴的乳头渐渐地胀硬起来。郝正想有进一步的动作,“好了!”曲娟勉强从男人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扣好衣服,靠在树上出了一口气∶“你这个坏蛋,不要以为我会迷上你!”战斗的时间分分秒秒接近,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敌人开始集中,聚集在一起准备出发,一个头目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说。就在这时,直升机来到敌人营地的上方,扬声器里高声喊着∶“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即放下武器,你们的生命将得到保障。”多数的敌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包围下的惊慌失措,也有些人趁乱抢占地形,有人向直升机开火,立即被机枪击毙。“出发!”曲娟的小队立刻冲了出去,措手不及的岗哨立即被干掉,曲娟的先进突击步枪喷射着,扫倒了一个想到丛林里逃生的年轻人,後面的立即就地卧倒。曲娟向身边的李涛声做了个手势,李涛声会意地用火力压制住伏在地面的敌人,曲娟等人敏捷的冲过去,敌人来不及抬头就被她打死在地上。曲娟的小队犹如猛虎入群羊,措手不及的敌人不是弃械投降,便是当场被击毙。头目被心腹簇拥着逃进丛林,郝乾珲的小组追踪而去。林间的空地里一片狼藉,曲娟小心翼翼地用枪挑开帐篷的帘子,几个惊恐万分的女孩缩在里面。曲娟出了口气,吩咐手下把俘虏都集中起来,自己转身出去了。清点的结果,共有74名俘虏,另有45人被打死;己方2人受伤,都是轻伤。令人奇怪的是有17名女兵,这在菲利南的反政府武装里是从未有过的。曲娟用枪口抬起一名女兵的下巴,女兵厌恶地侧了一下头,愤怒地望着她。“她受伤了,”见到女兵肩膀上渗出血迹,曲娟喊道∶“把卫生员叫来,要快!”洪谦应声去了。郝乾珲回来了,带回了3名俘虏和四具尸体,头目开枪自杀。曲娟调笑的拍拍郝乾珲的脸∶“干得不错!”卡车来了,把俘虏带回了基地。审讯是连夜开始的,敌人非常顽固,而普通的士兵又不了解事情。“提审朵拉。”藏卡对薛娟说,薛娟会心地一笑。朵拉被带了上来,俊俏的脸上血污已经洗掉。“你是朵拉吗?”薛娟问道。没有回答,薛娟又重复了一遍。“是!”朵拉仰起头,直盯着审讯的人,双眼里是不屈的表情。“你是瓦希里的秘书?”“是的。”朵拉想起死去的人,心里一阵悲痛。“你一定知道是谁给他下命令。”“不知道!你们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麽!”朵拉激动地叫喊起来。两位审讯者交换了一下目光,等了一会,藏卡问道∶“你很爱他是吗?”像一下子被击中了要害,朵拉抖了一下∶“是┅┅”“我们知道他也很爱你,你们在你16岁的时候就同居了,感情很好。”停了一会,藏卡又说∶“我想他一定希望你将来过得好,只要你和我们合作,我们会让你重新开始,毕竟你才19岁。”沉默┅┅“我们不想伤害任何人,我们只是想把这个国家管理好。”“可是这个国家不是你们的,他是我们的!”朵拉泪流满面。“这不是问题,我们并不想独占这个国家,我们只是想建设好它。想想你的亲友,他们的生活是不是比过去要好?他们再也不必为明天的食物发愁。”又是沉默。审讯持续了一个半小时,还是没有进展,藏卡看了薛娟一眼∶“只好┅┅”几个彪形大汉走进来,朵拉吃惊地望着他们。“朵拉,我们实在不想这样。”一个女孩被带了进来,是朵拉的战友雅美,尖叫着被男人按在长椅上。“把你知道的讲出来,现在还来得及,否则┅┅”朵拉咬住了嘴唇,低下头,没有说话。“开始吧!”薛娟遗憾地挥了挥手。“放开我!”

基地(之二)

严肃的审讯气氛立刻被一种淫荡和凄惨的气氛所代替,两个彪形大汉把女孩儿绊倒在长椅上,就在女孩的叫喊声中,脱掉了女孩所有的衣服。女孩的挣扎迅速地被凄厉的喊叫声代替,一个男人毫不犹豫地把他的东西捅进女孩儿的下面。黝黑而丑陋的阳具硬生生地撑开女孩娇嫩的阴唇,向阴道深处直闯进去,女孩全身痛苦而无助地扭动着,大腿随着粗犷的肉棒在自己稚嫩洞穴里凶猛的抽送而发出一下下颤抖。男人毫不怜香惜玉地越插越狠,似乎胯下女孩悲惨的哀叫是对他最好的催情剂,又硬又大的阴茎在阴道快速地进出着,像势要把这女孩的阴户捅穿一样。随着两片脆弱的小阴唇被牵扯得出入乱翻,撑阔得几乎裂开的阴道口开始渗出一缕鲜红的血液,将处女的象徵沾附在入侵者青筋毕露的躯干上。女孩儿撕心裂肺的叫喊着,朵拉垂下头,似乎在努力地抵抗的这个难以忍受的刺激。第一个男人的奸淫已经结束,精液和血丝的混合物从少女的下面流出来,女孩子哽咽着,从未受过的屈辱和伤害沉重地打击了她,她甚至已经想不起应当尽量的遮掩住自己裸露的身体。即使是平躺在长凳上,女孩儿丰满、年轻的乳房仍然十分突出,小小的乳头在残暴的玩弄中让人羞愧地挺立着。第二个男人一手套弄阳具,一手握着女孩幼嫩的乳房搓揉,压到女孩身上,把龟头对准正汨汨淌流着精液、被蹂躏得一片狼藉的阴道口,准备再一次践踏女孩儿,“停!”一个冷静的、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女声打断了男人的动作。“朵拉,死者已经远去了,难道你就不为自己和你的好朋友考虑一下?你的朋友说,收到的每一分伤害都是你的固执所造成的。想一想吧!朵拉。”没有说话,审讯室里一时间安静得像地狱一样,只有女孩子间歇地抽泣。轻轻地打出一个手势,男人立刻开始了他的动作,抵在阴道口待命的红胀龟头转眼便隐没在阴唇之间,在外面见到的,只有不停进退的粗壮阴茎,和一个前後晃荡的阴囊。女孩儿已经不再试图摆脱男人的控制,像失去知觉的一样躺在长凳上,任凭男人在她的身上为所欲为,随着男人的冲刺发出毫无意义的声音。朵拉彷佛收到了惊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自己朝夕相处的女友雅美,又深深地低下了头。审讯者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一种无形的压力向她涌来,她几乎要放弃了。就在这时,朵拉突然尖叫着冲向长凳上正在作最後冲刺的男人,正要进入极乐世界的男人被推倒在地上,硬梆梆的阴茎跳动几下,一股精液从龟头上喷射出来。朵拉马上被警卫人员按在地上,她拼命地挣扎∶“不要,你们伤害了她,不要这样做,我告诉你们┅┅”脸上已经是泪水纵横。审讯结束了,泪如雨下的两个女孩儿被警卫人员拖回牢房中。薛娟坐在椅子上,阴沉着脸,久久没有说话。如泣如诉的琴声、刚刚跃出地平线的朝阳,这一切是那麽的不和谐。薛娟沉浸在自己的琴声中,几乎没有听到金梅走进来的声音。琴的曲调忽然一转,由凄凉而变为激越,彷佛古战场刀光剑影的厮杀,彷佛铁骑一往无前的冲锋。“好久没有听到你弹琴了。”阿娟长叹一声,回首却是嫣然一笑∶“也好久没有见面了。”轻轻地,一个眼神立刻燃起熊熊大火。在阿娟驾轻就熟的手法下面,梅立刻罗裳轻解,玉体横陈。两人心意相通,不需要任何语言,阿娟轻轻抚摩着梅梅的乳房,纤细柔滑的手指头穿过下陷的盆地、越过平坦的腹部,来到神密的峡谷,梅梅舒服的呻吟起来。狂乱的时刻过去了,两个女孩搂抱在一起,迅速地进入了梦乡,清晨的阳光洒在女孩们完美的裸体上。金梅醒过来的时候,薛娟已经坐在圈椅上一支接一支的吸着烟。“到什麽时候哪?”薛娟突然说了一句。“什麽?”梅梅慵懒地抬起身子。“没什麽,我要出去了。”像男人一样顺手把烟头拈灭,薛娟立刻开始穿衣服。“人家今天就要回总部去了,你到哪里去?”梅梅看着薛娟消失在门外,气恼地垂下头。爱丽丝的办公室,身着少校军服的美丽少女和薛娟相对而坐。“少校,这样什麽时候是结束?每天都是反抗、平民、刑讯。”“你厌倦了?”“我真的厌倦了,让我回到第二基地吧,至少那里和正规军作战。”爱丽丝望着这个身经百战的部下,脸上浮现出和她年龄不相称的怜悯,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上尉,你应当知道组织来到这里的目的。”“我知道,但是这样人民┅┅”“人民?人民是健忘的,只要时间,时间会抹掉一切,人民只会看到现在。没有暴力就没有秩序的改变。”“我知道,只是┅┅”“上尉,你是个军人,立刻回到你的岗位,履行你的职务。这是命令!”“是!”薛娟条件反射地起立、敬礼,转身离去。望着薛娟的背影,爱丽丝拿起电话∶“准备飞机,10分钟後出发。”************另一个城市,我们可以称他为B城市。一座西班牙风格的建筑,如果注意的话,就会发现周围戒备森严。然而在里面,富丽堂皇的主卧室里,却是另一种气氛。一个丰满的少妇正呻吟着,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双肘支撑在床上,饱满的乳房正被一双大手握在手中揉弄着。这双手的主人正跪在後面,硕大的阳具在少妇的下体进出,硬胀的龟头在湿漉漉的两片阴唇中时隐时现,强劲的抽插令阴道口不时溅出点点水花。霎时雨收云散,少妇扬头笑道∶“馀勇可嘉。”男人操着不流利的汉语说∶“你太美了,甜心。吻你。”少妇给男人吻了一下,推开他走下床,扭住尚滴着精液的屁股向浴室走去,男人无奈地耸耸肩。少妇高挑而丰满,白皙的皮肤几乎是完美无瑕,除了右肩膀上一个小小的疤痕。一阵水声过後,少妇披着浴巾出来,边走边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发,少妇鸭蛋似的圆脸,眉如墨画。在又沉沉睡去的男人脸上轻轻印了一下,不管男人口中含糊的呼唤,少妇打开了卧室另一端的衣橱,里面赫然挂着三颗星的将军服。是的,这就是驻菲利南总司令°°萧萍中将。统帅过万精兵,驻守一方,可以称得上封疆大吏。刚刚翻云覆雨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原来的菲利南总统的儿子°°阿莱曼。两年前,萧萍率军远征,协助菲利南恢复地位,推翻了尼尔的统治,然而流亡的尼尔的追随者却不断暴乱,令人防不胜防。萧萍的办公室。爱丽丝已经被引进的萧萍的办公室。(待续)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45 网站地图